图片
 
会员登录
登录账号
密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您有条新到站内短信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感动天地的那对乳房
山川奇石网    2013-05-29 15:32:29    文字:【】【】【
摘要:本栏目名为“山川幽默”,发的文章就应该与幽默有关,但这篇文章咋说也不属于幽默。那为什么还要转载呢,在于该文使人发自内心深处的感动和思考——今天我们的安全、自由、尊严和幸福,都是无数先烈用生命换来的。而他们有很多人生命都非常短暂,刚要懂得人生,还没来得及享受人生,就匆匆而去了……我们应该倍加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才是啊!所以转载此文,供广大感兴趣的石友分享。
       “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这句歌词出自《大刀进行曲》。这首充满豪情的歌曲白抗日战争以来广为流传,它与一次惊心动魄的战斗有关。1933年春,日寇进犯长城,国民革命军二十九军大刀队夜袭敌营,取得了“九·一八”以来一场振奋国人的。抗日猛将赵登禹的事迹广为人民称颂,他成了全国人民心目中的民族英雄。赵登禹大刀队因长城抗战而名扬海内。大刀队砍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砍出了中华民族的骨气。
       1933年3月9日,赵登禹率部驰援喜峰口,与日军钤木师团展开了惨烈的争夺战。经过三天激战,喜峰口几度易手,双方伤亡惨重,赵登禹的左腿也被敌人的炮弹炸伤。
       3月10日早上,中国军队二十九军所属三十七师主力赶到,日军主力也到达了战场。双方围绕喜峰口外的几个高地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连日的激战,使二十几军伤亡很大,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与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认为,日军具有武器装备上的绝对优势,二十九军若想取胜,必须以己之长克敌之短,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后方。于是,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了二十九军最常使用的特殊装备--大刀上。二十九军派一○九旅旅长赵登禹指挥这场奇袭。
       3月10日,当他得知敌人正在休整,便马上召集团长、营长们开会,决定乘敌不备,夜袭敌营。他激动地说:“抗日救国,乃军人天职,养兵千日,报国一时,只有不怕牺牲,才能为国争光。”赵登禹带着腿伤,拄着木棍,率领全旅,冒着大雪,经过急行军之后,突然出现在敌人的帐篷周围。将士们挥舞大刀和刺刀,左突右冲,连劈带刺,给敌人以极大杀伤,并缴获了大批武器。
       当时,大刀队出发前,宋哲元军长亲自为500勇士送行。面对着这些无畏的勇士,宋哲元很有感动。他多年征战的经验告诉他,这500勇士能够活着回来的不会太多。500壮士一个个从宋哲元面前走过,突然有一个叫做侯万山的班长跪倒在宋哲元的面前,泪流满面。宋哲元当时严厉地对这个班长说:你哭什么,跪什么,你是不是中国军人,是不是西北汉子!你怕死就换别人去!侯万山留着泪对宋哲元说:军长,我不是怕死。
       “打鬼子,咱们不会含糊。只是我的老婆马上就要生了,如果我这次殉国,孤儿寡母求军长体恤。我死也瞑目了!”
       宋哲元听了以后,感动地对侯万山说:你放心去吧。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接着宋哲元对500勇士们说:兄弟们先走一步,你们的家眷我们一定会照顾好的。随即宋军长对这500人庄严地敬了一个军礼。侯万山此时已经站起身来,向宋哲元回了一个军礼,头也不回地赶赴前线。
       此役,侯万山壮烈殉国。身边战友回忆,侯挥舞大刀。连续砍倒了7个日军,直到大刀全部卷刃而无法再用,才中弹牺牲。之后,宋哲元果然把侯万山夫人生下的双胞胎认做亲子,并且带回宋家抚养。宋哲元给二人取名为宋纪峰和宋纪峪,以纪念其父在喜峰口罗文峪的牺牲到了二人18岁成年的时候,宋家出于对侯万山的尊敬,又让其恢复了侯姓!
       考虑到赵禹部在此前的战斗中损失较大,只有王长海团编制较完整,于是将三十八师董升堂团也交由他指挥。3月11日晚,王长海和董升堂在各自的团里又挑出500名擅长刀术和近身肉搏的士兵组成大刀队,只带大刀和手榴弹,其余士兵进行火力掩护。3月12日,董升堂团首先来到了位于长城外小喜峰口的三家子村和前仗子村附近。当天晚上,皓明当空,正是夜战的良机。
       这里有一支日军的骑兵部队在宿营,满街都是马,日军正在酣睡之中。大刀队迅速解决了日军哨兵,挥舞着大刀,冲入日军营房。先扔了一阵手榴弹,紧接着趁日军混乱之机用大刀劈杀,日军被打得措手不及,很多人稀里糊涂地就做了刀下之鬼。大刀队又趁乱放火,日军其他部队见到火光,纷纷赶来增援。然而在夜间,日军的飞机大炮都发挥不了作用。尽管日军士兵也都是从入伍就接受刺杀训练,但在西北军英勇的大刀队面前,却占不到任何便宜。
       在董升堂团与大批日军酣战之时,王长海团也赶到了狼洞子及白台子敌人的炮兵阵地。大刀队再显神威,一举夺取了敌人的阵地,砍杀了百余名正在睡觉的日军炮兵,并缴获了大量的火炮和弹药。两支部队的袭击,让日军十分吃惊,他们迅速调集大批部队进行反扑,在人数上处于劣势的大刀队并不畏惧,依然与日军继续肉搏。随后,大刀队烧毁了日军的辎重粮草,炸毁了缴获的火炮和装甲车,在后续部队的掩护下撤出了战场,喜峰口战斗大获全胜。
       但在大刀队出征前,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有军人策马来到赵登禹面前,耳语一下,赵登禹将军的脸色陡然生变。接着他凝视将要出发的大刀队,然后让人带来了一个山村的老太和他的女儿。
       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赵登禹嗓音沉痛,他谴责说:“我对不起这里的父老,也对不起冯先生的教诲,我们今天还没有接敌,竟然在我军队列里出现了这样的败类,我不杀鬼子,也要杀了这个败坏道德的东西。”
       敢死队员疑惑了,不知赵登禹将军说的是谁。
       雪夜里,赵登禹将军的眼睛里像燃烧着火,他说,“就在刚才吹集合号的时候,我军的一个弟兄竟摸到民房里去祸害人家姑娘。才十七岁的一个黄花闺女呀,日后怎么找婆家?刚才一吹号,那东西就跑了,那姑娘不敢说,她娘肯定地说,他就是我们手下的人!现在,他就站在队列中!”
       雪此时如结冰一样,空气似乎凝滞了。
       赵登禹犀利的目光像刀要剔除人的皮肤直到骨髓,“裤裆里长蛋子的不是提溜着玩的。谁做的,敢站出来吗?那才是有种!裤裆里的蛋子要叮当响,不是被人劁的!有种的站出来。”一切似乎都静止了。
       姑娘拉着大娘小声地说着:“娘,他没动俺,只是说看看,你一喊他就跑了!”
       “站出来吧。你如果有母亲,就想想你母亲;你如果有女儿,就想想你女儿。要对得起她们。站出来,我赵登禹尊你为好汉。”赵登禹双手抱拳,左手压着右手放在胸前,如石雕一般。
       雪霰敲在军衣上,沙沙作响。
       “那好吧,”赵登禹冷笑一声,“那就把上衣揭开,露出脖子。大娘说她姑娘把那兔崽子的脖子抓伤了。”“刷”的一声,赵登禹撕开了自己的领子。
       这时,一个敢死队员“扑通”跪在赵登禹的脚下。人们不敢相信,去摸人家姑娘的是赵登禹的警卫员。赵登禹愣在那里,嘴开始颤:“我竟瞎眼了,养了一个畜生。绑起来!砍了!”
       警卫员才十八岁,是赵登禹带出来的曹州子弟,大家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应对。
       警卫员挥了一下泪:“旅长,我没有害姑娘的意思。我只是……”
       “只是什么?”
       “晚上就要接敌了,不知是死是活,我还没有见过女人的妈妈(曹州方言:乳房)。”
       “妈妈?”大家躁动一片。赵登禹大骂:“混帐,丢人!”
       那母女俩也愣了。也就在那刹那,雪地里齐刷刷跪倒一片人,只有赵登禹和那母女挺立若石。花白的母亲拉了一下闺女,准备也跪下为警卫员求情,谁知在人们齐刷刷跪下的时候,那女孩解开棉袄上盘着的扣子,一层层把衣服解开,在雪地里,人们惊愕的眼睛里,一对还未发育十分成熟的乳房羞怯地绽露出来,敢死队员眼前一片眩晕。
       赵登禹被深深撼动了!
       在雪的余光照射下,女孩子的玉乳是如此的娇弱圣洁,因为营养不良,胸前一对坟起的乳房,不是丰满坚挺。那些赴死的敢死队员的几百双眼睛里,没有退避,没有猥亵,而是有一种易水送别的慷慨。
       “敬礼!”赵登禹马靴一扣,两眼含泪,敢死队员齐刷刷敬礼,泪如雨注。
赵登禹将军心里清楚,若不是战争,这些战士,在家乡的唢呐里,不说个个能走进洞房,但决不会在临战的前夜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赵登禹一言不发,从跪在雪地上的警卫员身边走过,那母女俩扶起警卫员,眼睛望着将军。将军好像不敢看母女,胳膊望前一挥,前面,喜峰口在雪下苍灰色的轮廓隐隐在望。
       他的大刀队军开始在雪夜移动。
       第二天,大刀队返回,将军骑马检查部下,警卫员的尸体被抬着经过队列前,赵登禹敬礼,全体弟兄肃立。一阵哀悼的军号声响起来。将军吩咐部下将警卫员的尸体好生掩埋,然后沉痛地说:“此役成败,不在弟兄拼杀,我们想想那大娘和姑娘。”
       将军着人为大娘送银元200块,可大娘与女儿已经自尽。(转自:中华网论坛 作者 鸟瞰)
浏览 (2454)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山川奇石网   电话:0476-8356233   客服QQ:712096609
   EMAIL:
zgsc70@163.com  地址: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玉龙大街御园峰会B座303室  赤峰启天网络有限责任公司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
蒙ICP备11003280号